3月23日,游戏干线(WeChat:eplay520)在中结合财报对三家直播平台的现状进行了剖析。

半个月前,笔者在写到企鹅电竞现状时用的小标题是:悬崖之上,离析边缘,而戏剧性的是,半个月后,4月7日,企鹅电竞发布了停运公告。

据企鹅电竞公告显示,2022年4月7日13时30分,停止新用户注册、新主播及新公会入驻,关闭充值。

根据企鹅电竞4月8日披露的停运计划,终止运营的产品包括“企鹅电竞”(包括其网页端、App端、PC端、TV端、H5、微信小程序)以及“企鹅电竞直播助手”(包括其网页端、App端、PC端)。

2022年4月7日13时30分,停止新用户注册、新主播及新公会入驻,关闭充值;

针对主播部分,企鹅电竞方面表示:“企鹅电竞与主播、公会所涉主体所签订的入驻协议(包括《企鹅电竞直播平台主播入驻协议》《企鹅电竞直播平台公会入驻协议》)将于2022年6月7日解除;但企鹅电竞将继续按照主播(也包括公会,如有)与企鹅电竞的相关约定就截至2022年6月7日23时59分主播/公会账户可分配余额及其他约定款项进行结算并相应支付。”

企鹅电竞同时宣布了对用户的补偿方案,用户账号内未消耗完的钻石和礼物将可以限时兑换成Q币或者《英雄联盟》游戏点券。

公开资料显示,企鹅电竞成立于2016年7月,业务包含手游赛事、直播、视频内容等,涵盖QGC、KPL、CF手游超级联赛、LPL等手游、端游电竞职业赛事。作为腾讯旗下移动电竞内容平台,企鹅电竞天然享受着腾讯内容矩阵带来的优势,不仅拥有《王者荣耀》《和平精英》《英雄联盟》等腾讯系游戏的直播版权,还能依靠其他腾讯生态产品引流。

含着“金钥匙”出生的企鹅电竞,表现并未达到预期。据2021年8月的报道,腾讯互娱在8月中旬成立了企鹅电竞产品中心,该中心将全面负责企鹅电竞的产品研发和运营推广工作,企鹅电竞的游戏直播业务部被撤销,相关组织及团队平移至企鹅电竞产品中心、T产品中心、IEG战略管理中心。

当时腾讯互娱相关人士表示,“企鹅电竞一直处于稳定运营中,并非新成立的团队”。但在斗鱼直播和虎牙直播合并被叫停的大背景下,此举被认为是企鹅电竞重回C位。

但3月至今,韩跑跑、AG月光光等企鹅电竞知名主播陆续发文告别,透露了蛛丝马迹,企鹅电竞的离开已经板上钉钉。

随着移动互联网行业红利消失,国家对直播行业的监管加强,及对打赏的严格要求,行业前两强虎牙、斗鱼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财报显示,虎牙2021年营收为113.514亿元(约17.813亿美元),较2020年的109.144亿元增长4%;运营亏损为3020万元(约470万美元),而2020年运营利润为7.250亿元。

虎牙在2021年第四季度亏损超过3亿,这是自2018年第二季度的3年多以来,虎牙再次出现亏损。

斗鱼2021年营收为91.653亿元(约14.382亿美元),较2020年的96亿元下降4.5%;净亏损为6.2亿元(约9730万美元),而2020年净利润4.047亿元。

在疫情常态化的背景下,理论上电竞相比于其他体育产业是受影响最小的,但由于电竞核心是构建在电子游戏的基础上的,它没有传统体育那样坚实的基础和丰富的产业结构。企鹅电竞停运既是腾讯自身的战略考虑,也是腾讯应对中短期的行业困境所作出的主动调整”。从目前的行业格局来看,背靠腾讯的虎牙和斗鱼牢牢占据着游戏直播赛道的第一梯队,市场合计份额超过了70%。B站、快手紧随其后,字节跳动也对游戏业务虎视眈眈,试图另辟蹊径。

据前瞻产业研究院《中国网络直播行业商业模式创新与投资机会深度研究报告》,随着游戏直播行业的持续发展,行业的竞争模式已从最早用户流量竞争和主播资源竞争,转向全方位的市场竞争。对于游戏直播相关企业而言,只有在用户运营、内容多元化、商业化模式拓展、技术创新等进行全面化的发展,才能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建立平台优势。

“未来,虎牙和斗鱼在整体上依旧会保持不相上下的竞争。B站和快手虽然紧随其后,但是在用户和内容生态上,它们与虎牙、斗鱼走的并不是同一个方向,不会与虎牙和斗鱼形成直接的竞争关系。至于字节跳动的发力,短期内游戏直播赛道离不开游戏版权的赋能,而目前市场上大部分受欢迎游戏的版权均在腾讯手中。” 易观分析文化消费行业资深分析师廖旭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当下整个游戏直播赛道关注的已不再是存量市场,整个行业处于承受期,平台试图通过两个方向寻找新的增长点。一是向产业链上下游延展,即进入电竞产业链,电竞市场未来发展空间巨大;二是出海,从新兴市场获得更多增长。